服务热线:

135454844441
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
联系人:张经理
电 话:010-51658461
手机:135454844441
邮箱:123456@qq.com
地址: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
网址:神话.com
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站内资讯 > 正文站内资讯
网上梭哈
来源:网上转载

打“错”电话等来情缘

  表姐给我宏的电话号码一个月了,可我始终没有接到那个有着如濮存昕声质的男生打来的“接头暗号”。我不喜欢主动,就这么耗着又不甘心。有天在办公室里发呆接到一个打错的电话,我来了灵感。

  “先生吗?我这是**公司……啊,你不姓吴,哦,对不起,我打错了……”挂了电话,我和臻一阵爆笑。“声音的确很有质感,像是个稳重的男人。继续努力吧!”笑过后,臻很认真地对我说。于是,一个小时后,我名正言顺地打通了这位“先生”的电话:“对不起,你是宏吗?我是琳。前次表姐给我你的电话,我顺手记在通讯录上,刚才同事来要号码时,上下行抄错了。对不起,添麻烦了。”这就是我的馊主意,我只是想探一探而已。有了一次表面性的接触,我们顺理成章地偶尔发发短信,通通电话,发发邮件。半年后,我和宏才约在厦大西门见面。

  睡梦中他叫我莲藕”

  宏是福州人,因为有亲戚在厦门做过房地产,他的父母早几年就给他买了房。而他毕业后在福州工作了四年,才调到厦门来。

  据他同事所言,从没见宏带女友参加过聚会,他一直单身游走,这让我颇为欣喜。我喜欢他的儒雅,他喜欢我的简单。别看他平时会来两句玩笑,但他是个很有内涵的人,周末他会拉着我去听爱乐的音乐会,尽管我有时会打几个哈欠,但我还是会很配合地穿他给我买的衣服……我觉得他就是我要找的人。

  一年后,宏带着我正式走进他们家。那天,我一进门,他的父母和哥哥见到我就有种惊讶而又欢喜的表情。事后我偷偷问宏,为什么家人如此表情,宏很爱怜地摸着我的头说:“傻瓜,这还看不出,他们是喜欢你。很高兴你能成为我们家未来的家庭成员呀!”单纯的我接受了这个解释。

  有时他哥老把我叫成“小欧”,而我一再地纠正说我姓孔,与欧的发音差很远。他哥总解释说他们单位有个女孩叫小欧,像我一样可爱,所以会叫错。但这些并不影响我与他们家的融洽。

  半年后一个周末,我们郊游回来遇到大雨,宏带我到他的小窝换衣服。穿着他宽大的衣服,嬉笑中我们第一次有了亲密之举。不知窗外雨停否,不知时钟转到几,那是只有我俩的世界。我们疲惫地躺在宏宽大的床上睡着了,朦胧中,宏转身过来搂着我,轻轻地喊了声“莲藕……”我很敏感地想到了他哥叫我“小欧“。欧、藕,我的脑子除了这两个字就一片空白。他醒来后看我坐着发呆,问我怎么了?我只说你在叫“莲藕”。他沉默了。

  逃避是否另有其因

  那以后,我们都十分小心地尽量不触及“ou”的发音,因为我真的爱他,而且我能让他走出曾经的影子,我也不想做别人的影子。再说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空间,宏也一样。

  不久后,我发现我怀孕了。虽然没有心理准备,但我很欣喜。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宏时,原以为他也会高兴的,然后筹备婚礼,没想到,他接到电话却完全另一种反应。见面后,他说现在事业刚刚起步,如此结婚生孩子,会耗掉很多精力,也不能保证我们将来的生活质量。

  那一刻,我怀疑了他对我的爱。在他的陪伴下,我走进了医院,感受了痛彻与冰冷。此后,我们就当着没这回事一般。因为想起来,我就心痛得滴血。

  影子”的主人短暂闪过

  “五一”时,宏的同学结婚,他带我一起参加。整桌都是同学。英迟到了,一进门看到我就说:“啊,莲藕!你终于调来厦门啦!宏还骗我说你们分手了……”她嚷嚷着,但其他人都静了下来,挥手的、皱眉的,都在暗示她。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,为了打破尴尬的气氛,我笑着说:“英,看来我们是一见如故,希望我们能成为好朋友。”

  或许因为性格相似,后来,我和英果真成为了朋友,我们时常逛街,喝茶,但我不想去挖宏的过去,只想好好呵护这份感情,我想宏也是这么想的。但上个月一天,我借口外出办事翘班想去厦大逛逛,可坐在车上看到思明南路的上岛咖啡落地窗旁有个男生特像宏。我好奇地下了车,然后快走近时,我呆了,果真是宏,对面的女生和我颇有几分相像。因为英的家就在附近,我拨通电话,她正好在家,我借口说想在上岛坐坐,她答应马上就到。

  十五分钟后,我挽着英若无其事地走进咖啡厅的大门,顺势往他们的方向走。我看着宏的表情变化,以及那个叫“欧”的女孩,感觉自己像在看一部电视剧。英也惊呆了,四个人站在凝滞的空气里,仿佛过了几个世纪。还是英回过神来,说:“欧,来厦门也不通知我。”可欧拎起包,逃也似地说:“我还有事,回头再联系吧。”宏看着她远去的背影,又转向我,欲言又止,良久,才对英说:“帮我照顾她,我先走。”

  英陪着我没有目的地走到了白城,我们坐在沙滩上,她告诉我宏和欧的故事:他们大学就恋爱了,欧是三明人,因为家乡盛产莲子,宏给取了个莲藕的小名。毕业后,他们都留在福州,但欧的父母希望她回三明,加之宏又调到厦门还买了房,不可能跟欧回三明,在父母的威逼利诱下,她考回三明当公务员。两人的马拉松爱情走累了,于是分手了。

  “我第一眼见你还以为是欧来了,除了你的脸型、眼睛,还有你的发型,你的着装风格,甚至连提包的品牌都和欧相似。”听英这么一说,我才恍然大悟,宏要我留长发,烫卷,给我买衣服,原来我们在一起的一年多,宏只是在打造另一个欧。

  我不愿做爱情的影子

  那个周末我找宏长谈了一番,他像个犯人一样“供认不讳”。他说欧来厦门是想见最后一面,因为她很快要成为别人的新娘。可他说自己没法忘记欧,但又不想伤害我。我忽然对面前这个男人如此陌生,他居然把我当成另一个女人的影子。

  这段时间,我们冷却了感情,没有见面,他连电话也没打来,我也不想主动打给他。转眼我已28岁了,如此耗着,女人的黄金时间就要流走了。可宏却一直没有给我承诺。可我知道自己心底还是爱他的。是进还是退我无从选择,因为我不想再回去做爱情的影子。

收缩

扫一扫,关注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