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务热线:

135454844441
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
联系人:张经理
电 话:010-51658461
手机:135454844441
邮箱:123456@qq.com
地址: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
网址:神话.com
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站内资讯 > 正文站内资讯
中信线上赌城
来源:网上转载

择一城终老,遇一人白首。女孩子似乎都在期待着这样的爱情,我以为我遇上了,何其有幸。

可惜,爱情在琐碎的杂事中被我亲手“作”死,婚礼当天,我又亲手埋葬了这让我悲、让我喜的爱情。

婚礼当天,闹离婚

看着镜子里穿着红色旗袍的自己,我愣了愣,这个满眼泪痕又充满怨恨的人是谁?刚刚又经历了怎样一场“别开生面”的婚礼?

我叫罗玉,是这场婚礼的女主角。我知道自己的婚礼如今怕是成了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,也知道自己算是彻头彻尾闹了一个笑话。无妨,无非是给这已然判了死刑的爱情,来了一个斩立决罢了。

我爱唐骏,现在事情到了如此不可收拾的地步,我依然爱着。可是,这事情是如何到这厮田地的呢?我努力地回忆……回忆我这段已然在坟墓中的爱情。

最初的悸动在校园

我和唐骏,是在大学里认识的,那个时候,我们宿舍六姐妹喜欢和老大的男朋友的朋友联谊,我和唐骏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认识的。唐骏长得斯文又儒雅,坦白说,这种类型的男生,是我的菜。

随着大学生活的继续,寝室里的六姐妹里,有三个都找了男朋友,其中,要数老大的男朋友最给力——家里是做大生意的。不过,老大的家里也不差,原本是煤矿生意,然后又转型做了其他,总之,也算是金童玉女,门当户对。

再后来,唐骏开始追我,那一段时间,一种莫名的悸动总会萦绕在心头,甚至是唐骏的一个眼神都会让我觉得很有温度。

后来,我和唐骏在一起了,而那个时候,唐骏大四,他回了当地实习,准备公开招聘考试,我才大二,在社团与学习中来回穿梭。

刚在一起就异地,但我和唐骏的感情却并未降温,反而在这挤出时间你来我往中,迅速升华。每每唐骏在没课的时候坐几个小时车来看我,我都有一种热泪盈眶的冲动,而每每将他送上站台,看着那辆载着他的大巴车远去,又觉得恨透了这大巴车,带走了自己的爱人。

那个时候,刚分开,下一秒就开始想念,就开始谋划着下一次见面,就这样持续了两年时间。有人说,学生时代的爱情,是疯狂而直接的,是不计回报的,是不顾后果的。也有人说,毕业就分手是很难打破的魔咒,我们不在同一个城市,但是因为爱情,我们挺过了毕业季。我决定去到他的城市。

那个时候,我是抱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想法的。

羡慕引发嫉妒,我开始“作”

我只是没想到,老大和她男朋友做出选择是,一毕业就结婚,男方去到女方城市创业,女方回去继承家产。

那是一场盛大的婚礼,作为伴娘,我亲眼目睹了整个婚礼的奢华和男主角的走心,婚礼办在五星级酒店,男主角给了老大一场似乎可以称为童话中的梦幻婚礼。作为伴娘,我真心地为老大感到开心,有这么一个疼她的老公相伴一生,但有那么一瞬间,我恍惚中羡慕老大,羡慕她能办这么奢华的婚礼,宾客尽欢。

虽然羡慕,但我知道,凭唐骏和我的家庭实力,是不可能办这么一场婚礼的。在这羡慕里,似乎又夹杂着一丝嫉妒。

我知道我不该嫉妒,可是我控制不住,我控制不住因为一点小事情就和唐骏怒吼,控制不住对唐骏吹毛求疵,甚至鸡蛋里挑骨头。我知道他只是被我迁怒的一个对象,这脾气也就只能对着自己最亲的人发一发了。

唐骏从不还口,就默默听着不理我,顶多听得烦了就从我身边走开,离得远远的。理智的时候,我知道这是一个爱自己的男人对自己最大的包容和理解,可是,不理智的时候,我又开始讨厌他的骂不还口,打不还手。

我越来越喜欢把他和老大的老公比较,把自己和老大比较,这似乎成了条件反射。

退让,浪漫的求婚

直到有一天,因为一点小事,我又开始闹,闹着闹着,甚至自己都觉得烦了,这个泼妇一样的女子,还是当初在学习上拔尖,在社团活动中游刃有余的自己吗?而唐骏在那一天,也似乎终于忍受不住,拿着钱包就从屋里冲了出去。

坐在冷清的客厅里,望着这个和唐骏亲手打造的小窝,突然一阵悲凉。这是唐骏用公积金贷款买的房子,不大,但是在两人合力布置下,温馨又充满爱的回忆。这是唐骏为我打造的家,这里的每一个角落,都曾留下我俩忙碌的身影……若是唐骏回来,我定不会再乱说话,闭上眼睛,我认真地想着。

一天、两天、三天……唐骏整整一个星期没有回来,几次鼓起勇气想要主动打个电话,却又不敢。直到唐骏妈妈打电话来,“放暑假了你们俩也不回家耍几天……”我忙不迭地收拾好行李,准备去唐骏妈妈家,冷战得够久了,双方大抵都需要一个台阶,这正是一个机会,我如是想着,就准备给唐骏打电话。

刚拿起手机,唐骏的电话就来了,大意就是和他一起回爸妈家吃个饭,我不疑有他,赶紧朝着碰头的地点去。

等到了地点,唐骏已经等在那儿了,他啥也不说,牵着我的手就走向了回他爸妈家的路。那一天,阳光洒在下了点小雨的路面,反射出温暖的光,我突然就想到了一首歌,“我能想到,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。”

走到家门口的时候,唐骏并没有拿钥匙开门,他按了几下门铃,我明显听见里边嘈杂的人声,却没人开门。直到等了一会儿,听到里边一声来了,才有人急切地开了门。

进门,不大的房子被布置得像是要搞晚会一般,一群人站在那儿,而人群中,甚至有我的爸妈。

唐骏突然单膝跪地,“我不够好,给不了你太富足的生活,但我会努力,当着你爸妈、我爸妈的面给你承诺,照顾你一生,嫁给我吧!”说完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束花。

我知道这是唐骏对我无休止的歇斯底里的退让,也是对我的包容。我当着父母的面,郑重收下了这一束花,并决定,从今以后,不再莫名其妙发脾气。

结婚,闹了个笑话

说来可笑,对于别的家庭来说矛盾重重的彩礼和嫁妆的问题,在我们俩这儿丝毫没阻力,我们很快领了证,并开始筹备婚礼。

选酒店、选婚庆、选请帖,这些事情提上日程,而这,反倒成了我们矛盾的焦点。我希望定一个还算上档次的酒店,但唐骏考虑到成本问题,始终不同意。在请婚庆公司上,我期望婚礼现场布置得浪漫温馨一点,但这些在唐骏眼里都是成本和数字。

眼看婚期将近,我反对无效也就只能妥协,妥协里,甚至有一丝过早答应结婚的后悔。双方商量好到场宾客人数后,唐骏自己找的酒店,按照习俗,我也就安安心心在家待嫁。办了出嫁酒,家里一众亲戚都随着送嫁,只是没想到,唐骏定的酒店太小,甚至连预备的几桌都用上了也完全不够。

无奈之下,就只好把最好的朋友和亲戚们安排在了隔壁的火锅店。其中,就包括大学里的好姐妹和自己的亲戚。

一瞬间,我觉得丢脸极了,被自己最好的朋友看了笑话让我无地自容,让我家大老远赶来的亲戚受了怠慢又觉得惭愧。我觉得所有的宾客都在笑话我,办了一场乱七八糟的婚宴。

我忍不住地想,如果当时唐骏听我的,定一个稍微高档一点的酒店,摆得多一些,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些事情?那一瞬间,我的眼泪根本止不住,谁劝也不行。

我和唐骏大吵了一架,就在婚礼上。他终于不再包容我,转身就走,即使我控诉要离婚,也毫无表情。

我知道,我亲手一点点埋葬了自己的爱情,想要挽回却又没了力气。

收缩

扫一扫,关注我们